我是電競教練親眼見證了年入4000萬的電競學校倒閉

橫發會按:本文來自一位讀者的投稿,他曾是一名電競職業選手,退役后成為國內最大的電競學校的電競老師,他親眼見證了這家學校從年入4000萬到倒閉,下面就讓他來展開講講電競學校的門道兒。

我是一名前英雄聯盟電競職業選手,從小我就對電腦游戲非常癡迷,小學時接觸的第一個游戲是星際爭霸,這讓我對競技類游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到了高中,我在同學的安利下接觸到了英雄聯盟,在S4的時候打到了國服前50名。這時,上海有家俱樂部找到我,問我愿不愿意成為職業選手。

我當時覺得能每天打游戲還有工資拿,而且還包吃包住,這也太好了,于是我便去了上海。

在LPL某知名俱樂部打比賽時,我拿過中國數字競技大賽(ESCC)、全國電子競技大賽(NEST)等大大小小冠軍。

我前后一共打了四年職業比賽,各種大小比賽的獎金加一起有50~60萬。當然,我不算是頂尖職業選手,不然獎金要翻幾十倍。

電競選手主要靠俱樂部工資和比賽獎金來獲取收入,有一些名氣的選手,會有額外的直播合同收入。近幾年,電競發展迅速,選手的知名度上升還可以接到商業活動和廣告代言。

現在,電競選手的工資待遇比我那個時期提高了很多,就算是一般的選手,年薪也不會低于20萬,一線明星選手更是有幾百萬的年薪。

從23歲開始,我就意識到我的身體狀況不如以前了。缺乏運動,身體發胖,各項身體機能下降得厲害,長時間的坐姿不動,讓我產生了腰肌勞損,坐一會兒就很累。

再加上家里出現了一些變故,我在最黃金的年紀選擇了退役,回到了我的家鄉重慶。

回家后,我本打算休息一段時間,之后再看看去哪支隊伍里做教練,畢竟這才是我最擅長的東西。在我休息的這段時間里,也有不少戰隊招攬我。

偶然間,通過以前圈內好友的消息,我了解到重慶有一所電競學校,那邊也很看好我,讓我去做教練。

學校那邊給我的薪資是11000元,在重慶也還算不錯,思慮了一晚后,我便答應下了這事,在2019年開始了我的新工作——電競老師。

大部分孩子在這里學習的時間是3個月,為什么說是大部分呢?因為一些種子選手會經過我們的挑選,送進實驗班,也就是幾乎能保送進俱樂部的班級。

很多家長把這里當成電競勸退的地方,我不能說它沒這個效果,但我們會首先鼓勵孩子,讓他們奮力一搏,后來確實實力不足也不需要我們勸退,孩子自己就懂了,這條路他走不通。

那么,學生在電競學校的3個月里都干了些什么,而我們又是通過何種方式來進行所謂的人才選拔呢?

首先,孩子來學校后,我們會根據不同的專業進行分班,當時學校開設了英雄聯盟、王者榮耀、和平精英、絕地求生、使命召喚、CSGO等8大專業。

前三天,我們會對學生進行一些簡單的測評,比如英雄聯盟,我們會對他的基本操作進行一些測試,再考察一下學生對游戲的理解和大局觀,出一份測評。

大家都知道地基打不好,干啥都白搭。所以第一個月尤其重要,學生們每天都要練習補刀、對線、英雄以及各個之間的克制關系等。

來到第二個月,我們會根據他們第一個月的表現,以及他們的意愿來進行位置劃分(上單、中單、射手、輔助、打野),畢竟一個人不定位置就不可能得到系統化的訓練。

我們會根據每個學生的位置對他們進行針對性的練習,擴寬他們的英雄池,和兩人、三人等小團隊配合。

我們更多的是要提升他們的團隊協作能力,以及隊伍之間的溝通能力,俗話說:打得再好是個啞巴也沒人愿意要,多交流多溝通也是比賽中的重中之重。

三個月結束后,我們會對學生進行考核,當然還是以五五對抗的形式進行,每支隊伍會有3~5次上場的機會。

我們會根據勝利方、團戰表現、MVP、隊伍貢獻、團隊交流等進行專業分計分,他們的班主任也會對他們進行平時分計分(考察他們遲到早退情況)。

之后,進入實驗班的孩子大約能占全部人數的10%左右,進入實驗班的孩子基本就等同于在職業二線隊了,與他們每天訓練的隊伍都是各個職業戰隊的二隊。

學生跟二隊訓練的同時也是在試訓,這期間如果對方教練看上你,再跟他們原隊伍試訓一輪沒問題的話,學生就能直接簽約對方俱樂部。

我在這家電競學校工作了兩年半,學校一共培養了200多名電競選手,這里面有一舉拿下和平精英PEL世界冠軍的司馬光,還有英雄聯盟2020職業青訓營榜眼雷明。

而我也見證了這家電競學院的興衰,最火爆的時候,同時在校800名學生,每天接到上千條咨詢,一年的營收共計4000萬。

但這家電競學校最后卻慘淡收場,原因究竟是什么?電競學院的模式可以復制嗎?下面我展開講講。

電競學校的盈利模式主要靠學費,三個月為一期,一期學費19800元,不包吃喝但管住宿,住宿費一個月600元,包含在學費里。

因為學生大多數都是未成年人,我們得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,所以學校等于是封閉式管理,聘請了退伍兵來管理宿舍。

一期結束后,如果有電競天賦的孩子,教練會聯系電競俱樂部,把孩子送到俱樂部的青訓隊去。俱樂部很樂意接受有天賦的小孩來培養成職業選手。

如果遇到特別優秀的苗子,教練會以學校教練的身份向各大俱樂部主動推薦人才,還可以向俱樂部要一筆推薦費。

殘酷的是,大多數的孩子都沒有天賦。那么這時,學校會為其家長提供第二條路——留學。

我們的國際部會送孩子去韓國的大學拿文憑,這些大學的世界排名最高200多名,學校跟韓國的一些大學有合作,送一個孩子去留學能收個十幾萬。

學校最主要的成本是前期的廣告投入,我們在抖音、百度、搜狗上投放廣告,以及建立自己的官方網站。

光是別人點擊進來就要10塊錢的成本,然后點擊進來的信息會成為線索,再交給招生部的人來聯系跟轉換,就像電銷一樣。

來主動咨詢的家長或是學生,大多數是沉迷電競游戲無法自拔,希望學校幫忙解決問題。

學校對其的承諾是,如果孩子有天賦會送去職業俱樂部,沒有天賦會幫助其戒除網癮,引導回歸正常上學。

其實說到底,本質上家長是想找一個地方托管孩子,學生是想找一個地方逃避原來的學習環境。這是中國電競發展迅速過猛,遺留下來的一些社會問題。

第二大成本就是人員工資,學校的架構是前端運營部——招生部,服務端:電競教練、班主任、教官、國際部。

其中,薪資最高的兩個部門是招生部和教練部,一個是類似于銷售部門的存在,公司的收入都來自于招生部,教練部相當于是提供核心服務的部門。

運營部去網上各渠道投放廣告,收回來的信息交給招生部去拉客戶,客戶拉到了,再由教練、班主任、教官去提供服務,國際部是辦理學生留學各項事務的部門。

我們有教務部、策劃部、市場部、國際部、行政部、教學部六個部門,最多的時候有110個人左右。

因為市場部和教練人數最多,大概占全公司的50%,而他們薪資也是公司最高的,每個月全體人員的薪資在60~80萬不等,浮動的部分取決于市場部。

當時學校在重慶渝北區,教學樓加宿舍大概有18000多平米,租金前兩年是免租期,只收了很少錢,大概20萬左右。

剛開始的兩年,公司營收非??捎^,利潤達到了對半,第一年招了一千多個學生,第二年招了七百多個。

根據上面的收入與支出大家可以瞧見,我們還是非常賺錢的,因為學校剛開的時候,幾乎沒有什么競爭對手,占據了市場的空白期。

所以我們就成了市面上為數不多的電競學院,再加上剛開始對教練的嚴格要求,以及我們在各大平臺的廣告宣傳,我們當時說自己是中國排名第二的電競學院,就沒人敢說是第一。

隨著市場的變化,我們開始有了很多的競爭對手,招生量開始下滑,也因為疫情的原因,導致我們的工作很難開展。

雖然學校賺了很多錢,但是我們因為是學校性質,所以場地非常大,一個月的租金與人員成本也非常高,在疫情期間也是苦不堪言。

這時學校還能繼續運營,給我們致命一擊的是國家限制未成年人玩游戲的政策,這個政策一出,意味著我們招不到學生了。

很多人說這個政策只限于王者榮耀與和平精英,但我不夸張地說,玩這兩個游戲的學生占了我們學校學生的90%。

有人說可以找其他人來搞定實名認證,這個簡單,但最嚴重的是俱樂部不收18歲以下的孩子了,來學習的孩子未成年居多,這也意味著我們培養出來的人沒人要了,產業鏈斷了。

現在的俱樂部還能從天梯榜、官博報名、朋友引薦等渠道來招青訓選手,有的俱樂部為了挖掘新星還專門設了星探這個職位,從難度上和成本上來說,都大大提高了發掘優秀選手的成本。

后來,學校想要轉行做電競教學的網課,課雖然錄好了,但最后也在直播了一場之后慘淡收場。

因為老板欠了幾個月工資不發,員工不干了。后來,學校倒閉了,據說是因為資金鏈斷裂,學校又招不到學生,所以沒錢了。

政策只是學校倒閉的一個因素,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學校其實不具備任何抗風險能力,老板盲目擴張,有多大能耐就把公司擴大到自己能做的最大。

以前學校的場地也不錯,最多能容納將近200個學生,后來暑假時有600多個學生報名,場地就不夠了。

當時我勸老板先租一個場地,之后再重新打算,結果老板為了多招生,直接包下了18000多平的場地,全部都要裝修,教室、寢室等等據說花了1000萬。

據不完全統計,從2019年到2021年,全國共有十多個電競教育機構,但現在只剩下不到5家了。據了解,他們的學生從以前的每月均值120個人降到了現在的不足20人。

電競培訓也不是不能做了,只是沒那么賺錢了,從專業的角度看,去專業的電競學校系統學習確實會比一個人慢慢摸索提升得快。

電競學校也不完全是“騙”錢的,只不過能打進職業的人確實太少了,所以也有很多人打著勸退的旗號來做電競學校。

如果你真的有天賦,我覺得你還可以一試,反之我還是建議大家以一顆平常心來對待游戲,畢竟它只是我們茶余飯后的娛樂而已。

離開了電競學校,接下來我還是會繼續從事電競行業,因為我的人脈資源和專業能力都在電競行業,既然教培模式走不通了,我會去前線俱樂部謀一個職位。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