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競的“大學時代”:高校戰隊擴容機構盯上學霸

熱潮以及資本化誘惑下,大學生電競未來方向成為話題——究竟是面向社會吸引資本,還是回到初衷弘揚體育精神?

2020年11月,英雄聯盟S賽總決賽當天晚上。四川大學電競社社長李佳怡組織了電競社上百名社員,在川大一間能容納三四百人的多媒體教室舉辦線下觀賽。

時間穿越一年,近百名武大電競社的社員因為S11聚集在武漢一家酒店會議室里,手上揮舞著熒光應援棒,隨著比賽的進程以及EDG戰隊的每一次出色發揮而發出陣陣歡呼。

讓一群來自五湖四海,個性不盡相同的學霸甘愿在電競社,除了愛好,自然還有一套自洽的邏輯。

在武大電競社,從不缺少傳奇故事:電競社從無到有,全程參與建造的學長;舉辦各類賽事,從萬千學子中篩選出合格人選的學姐;還有人率領校隊四處征戰,為武大電競社在大學電競圈獲得顯赫聲名。

電競的故事正在更多大學校府翻開,熱潮以及資本化誘惑下,大學生電競未來方向成為話題——究竟是面向社會吸引資本,還是回到初衷弘揚體育精神?

“不少機構表示希望在比賽中挖掘新人,其實這不太現實?!北焙紻ota2戰隊領隊Chaibot說,大學生電競應該是改善游戲環境,讓大家投入更多的激情,而非單純地盲目炒作。

大學里的“線日,當北京大學“未名”戰隊以0:3輸給中山大學“Loi Gongdong Da”戰隊,最終無緣由斗魚舉辦的“DOTA2受教杯

對于從高中就喜歡上這款游戲的橙汁而言,Dota2幾乎是自己青春中重要的一環。在參加此次比賽前,他曾幻想過自己隨隊奪冠的狂歡,也想過失敗出局后的落寞。但當結局真正到來時,卻發現并沒有預想般那樣難以接受,只是內心深處無比失落。

決賽當天,遠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Chaibot和身處重慶大學的PO3,盡管各自所隸屬的戰隊早已被淘汰,但都通過直播看完了整場比賽。畢竟對于他們而言,Dota2實在太特殊了。

在那個還沒有英雄聯盟、王者榮耀的年代,Dota無疑是每個喜歡MOBA類游戲的少年的最愛。每每打開電腦,進入界面的那一刻,這里就是他們的樂園。

同樣早在1995年就開始逐步接觸紅色警戒、CS、魔獸爭霸等競技類游戲的Chaibot,也曾迷上Dota2。在Dota2剛剛公測的階段他正在讀博士,恰好這一時期他需要作為助教經常給本科生代課。在課外交流中他偶然發現,這些和自己沒有太大年齡差距的學生,很多也喜歡Dota2,并因此成為了朋友?!爱敃r北航還沒有電競社,眾多游戲愛好者組建了個QQ群,經常約在一起打游戲和聊天,算是學業外放松身心的最好方式?!盋haibot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。

所有喜歡電競的年輕人,都希望能找到同好。而電競社,無疑是大學里最好的交流陣地。

作為電競社社長,李佳怡需要全程參與其中。運營電競社最重要的是團隊協作,自然拆解成為社長必備的重要技能。

電競行業的爆發,讓越來越多平臺、游戲商重視起高校平臺來。自然,電競社隨時會收到外界賽事的邀約。

李佳怡很快發現蹊蹺,對方不但遲遲拿不出“官方文件”,甚至在比賽開始后不久,其中一個負責人直接跑路。不得已之下,只能草草終結比賽。

如今他已在另一所高校任職,仍一直關注著北航電競的發展。開賽一個月前,北航學生找到他,希望由其擔任領隊。然而Chaibot內心卻有些猶豫。這些年來,電競的爆發讓市場涌現出大大小小的賽事,其中魚龍混雜?!鞍l生過太多次學生一腔熱情,最后卻被主辦方欺騙的情況?!盋haibot告訴記者。

據伽馬數據發布的《2021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》顯示,中國電競游戲用戶規模在2021年達到4.89億人,這也意味著“全民電競”的時代已經來臨。

“武大電競社里很多社員都是‘學霸’。平衡學習與愛好,這是每一個學生都要掌握的,讓兩方面都得到一個比較高的效率?!毙「Uf。如今,他們正在忙碌地參加斗魚舉辦的湖北電競高校選拔季。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